首页 > 资讯 > 科学 > 正文
2023-06-08 13:08

新的研究表明,难民营面临极端天气的风险更高

Four Rohingya adults, one carrying an infant on his shoulders, wading through waist high brown water

在世界各地,气候变化、暴力和贫困正迫使人们离开家园。联合国难民署估计,到2022年年中,将有1.03亿人流离失所,而2021年底这一数字为9000万。

流离失所的人越来越多地搬到城市地区,但许多人最终仍住在长期的非正式定居点或难民营。这些定居点往往位于偏僻地区,土地质量差,气候条件恶劣。

我和我的同事们的新研究表明,这些定居点也面临极端天气条件,气候变化只可能使其恶化。我们分析了世界上20个最大的难民定居点的情况,观察了气候、天气和人口数据。

我们发现,与难民收容国的平均天气条件相比,难民营内部和周围的条件往往要差得多。这加剧了这些人口已经面临的政治和社会排斥。

这一结果在缓慢发生的事件中尤为显著,即温度和降水的长期渐进变化。但难民营也受到洪水、热浪和寒潮等突发灾害的影响。

例如,肯尼亚和埃塞俄比亚的难民定居点位于干旱的沙漠或热带稀树草原气候带。营地平均气温比全国平均气温高7.65℃,比全国平均气温高8.75℃。大多数暴露在极端高温下的难民定居点也往往经历低于平均水平的降雨。

另一方面,约旦和巴基斯坦的难民则面临着极低的气温和严酷的冬季条件。我们分析的巴基斯坦难民定居点位于山区,夏季和冬季都有极端温度。

在巴基斯坦的俾路支省,居民点的平均气温比全国低4.12℃。扎塔里难民营位于约旦北部,靠近叙利亚边境,位于寒冷干旱的草原地带,夏季干燥炎热,冬季条件恶劣。

Rapid-onset风险

对于快速发生的事件,如热浪、寒潮和极端降雨,没有多少显著的发现。这意味着难民安置点并不比其各自的东道国更频繁地经历这些事件。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难民定居点没有经历过这些事件。相反,世界上接纳难民最多的国家和地区也是最容易受到气候变化影响的国家和地区,并且经常经历突发事件。因此,这些国家的难民定居点面临严重风险。

以孟加拉国的考克斯巴扎尔(Cox’s Bazar)为例,那里居住着大约100万罗兴亚难民。随着时间的推移,那里的定居点不断扩大,现在是世界上最大、人口最密集的难民定居点之一。

考克斯巴扎尔位于热带季风气候区,极端降雨在整个地区都很常见。如果没有适当的水管理,降雨和相关的洪水可能对临时避难所构成威胁。降雨造成的积水可能对居住在定居点的难民的健康构成威胁。

Young men sitting on rocks, wearing jackets and all curled into themselves, next to a tall barbed wire fence

我们分析的所有20个定居点都经常受到热浪和寒潮的影响。15个国家每个季节都有大量连续的高温天气,特别是在肯尼亚(卡库马)、南苏丹(Jamjang)和孟加拉国(考克斯巴扎尔)。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影响也在恶化。1981年至2009年间,肯尼亚、埃塞俄比亚、孟加拉国、卢旺达、苏丹、南苏丹和乌干达等国难民定居地区的极端高温期持续时间有所增加。

在巴基斯坦、约旦和埃塞俄比亚,极端寒冷时期的长度略有增加。在缺乏适当住所和保护的情况下,寒冷天气对健康造成的危害可能与极端高温一样严重。

难民面临更多障碍

极端天气事件,无论是缓慢发生的还是迅速发生的,都会严重影响难民安置点人民的福祉和生计。在基础设施薄弱、就业机会有限、住房不足和人道主义援助不足的地方,极端天气会使难民更加难以自力更生和恢复能力。

这些事件还可能给收容社区本已岌岌可危的生活条件带来额外压力。在资源匮乏的情况下,这可能使难民与收容社区之间的关系变得紧张。

在肯尼亚卡库马难民营进行的研究表明,水资源短缺、土地短缺和缺乏经济机会使这些关系变得紧张。

随着与气候变化相关的极端天气事件数量的增加,越来越多的人面临流离失所的风险。各国政府和人道主义机构在设计和选择营地地点时应更加注意这些环境风险。

国家气候适应和可持续发展政策也应支持和保护流离失所人口和收容社区。如果没有这样的战略,减轻气候变化对最脆弱人群的影响将变得更加困难。

Imagine weekly climate newsletter

没有时间像你想的那样多读一些关于气候变化的书?在你的收件箱里放一份每周综述吧。每周三,The Conversation的环境编辑都会写一封名为Imagine的简短电子邮件,深入探讨一个气候问题。加入到目前为止订阅的2万多名读者。